孙明春:全世界金融危机早已来临,要警醒经济大萧条的风险性

2020-03-24
t01c4bcfac8ba8b4ac6.webp.jpg












3月18日,由搜狐财经和上海高级金融学院联合推出的高金E讲堂第五期开播。本期主讲人为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客聘教授,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孙明孙明春认为,全球危机已经到来,从经济层面和金融市场来看,我们已经进入了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全球范围内可能还会产生新的风险,或者是次生灾害。另外有可能从经济危机、金融危机,演变成为一个社会危机或者是政治危机,进而从国内危机演变成为一个国际关系危机,这个风险不能低估。

3月18日,由搜狐财经和上海高级金融学院联合推出的高金E讲堂第五期开播。本期主讲人为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客聘教授,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

孙明春认为,“全球经济衰退跑不了,如果考虑到全世界有150多个国家可能面临这样那样的冲击,疫情至今没有很好的医疗和疫苗,可能延滞的时间还会比较久。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不排除有全球大萧条的风险。”孙明春说。

首先我认为全球的危机已经到来了,主要从三个层面来讲,第一个层面就是公共卫生危机。现在的新冠疫情被世界卫生组织定义为大流行病,全世界已经有150个国家和地区发现了确诊病例,毫无疑问是一个全球性的公共卫生危机。

第二个层面是经济层面,算是经济危机。我们的判断就是快则这个季度,慢则二季度开始,全球经济就会进入衰退,绝大部分的发达经济体都会衰退,而且不只是一个进入衰退,我估计是一个经济危机,因为这个衰退的深度可能是超出以往我们看到的很多的经济衰退。

第三个层面,金融市场,我们已经进入了金融危机。目前金融市场的各类大类资产的波动率来看,完全已经达到了危机水平。目前,很多的资产波动已经接近2009年金融海啸的水平,个别已经超过了。我个人认为后面还有进一步的发展,在这么大的波动率的情况下,在全球有相当多的金融机构肯定是有流动性的困难,或者是有爆仓的风险,可能已经发生了。

后面全球范围内可能还会产生新的风险,或者是次生灾害。这么大的金融市场的波动,像地震似的,后面很容易带来海啸。什么样的海啸?有可能是人道主义危机,很多病人得不到救助,因为这个疫情而死亡,范围有可能比较大,这个风险不能低估。

另外有可能从经济危机、金融危机,有可能演变成为一个社会危机或者是政治危机。

第三个层面也是比较微妙的,也有可能从各个国家的国内危机演变成为一个国际关系危机,这个风险也不能低估。尤其有些国家今年是大选年,大家可能要关注这些可能存在的非线性演变。

这一轮全球危机它的影响力可能是远远超出今天的想象,后面肯定会有次生灾害,这种情况下,按所谓的古话讲,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先求生存,再图发展,后面肯定会有更好的投资机遇。

全球经济在疫情来之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在疫情来之前,其实全球经济就已经是在衰退的边缘。

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2019年美国股市、房地产市场都非常好,经济也是梦幻组合,失业率历史50年最低,实际上要深挖一下美国经济的话,它的基本面是不好的,它是一个瘸腿的经济。美国的投资连续三个季度已经是负增长,只有消费支撑着,但是消费的增长率也已经是连续三个季度下降了。

第二大经济体是中国,增长率还不错,去年达到6%,但是6%对中国来讲,其实不算高。

再看第三大经济体,日本。日本的GDP去年第四季度,是负7.1%的增长,这个跌幅实在吓人。日本经济也是非常的疲弱,已经是一脚进入衰退了。

第四和第五大经济体,德国和英国在第四季度都是零增长。可以看出,前十大经济体,在疫情之前,有六七个已经是在衰退边缘了。

再回到美国,纽约联储对美国经济进入衰退的概率所做的模型预测,是根据美国十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和三个月国债的收益率的利差来计算的。可以看得到去年下半年开始就在直线地往上涨,到了去年8月预测今年8月美国经济衰退的概率达到38%。

新冠疫情以后,很多发达经济体之前都没有真正地在意,耽误了很多时间。现在全世界差不多有150个国家和地区发现了新冠疫情的确诊病例。很多发展中的经济体,中低收入的医疗条件肯定是比较差的,控制不好的话,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发达经济体的医疗水平是质高,但量低。很多发达经济体,包括美国,医疗保险并不是普及的。美国到现在有2750万人是没有任何医疗保险的,既没有政府提供的,也没有商业提供的,也没有买商业保险。总体来讲在欧美这些发达经济体,实际上面对这样的疫情,资源也远远不够。

现在关键是疫情接下来怎样影响经济?

过去一个星期全世界的央行、政府,都采取了很多的政策。美联储前两天突击降息,减完之后联储的政策利率在0-0.25之间了,基本上是0。实际上一个月的国债的收益率今年已经出现了负的,美国已经进入负利率了,日本和欧洲本身都是零利率、负利率。

货币政策在应对疫情层面的问题,减息不是那么有用。货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不只是需求侧,它是供给侧和需求侧两边同时作用。货币政策主要的影响还是在需求端。货币政策刺激有一个问题,放水放多了,把需求刺激起来,供应又跟不上,反而容易引起滞胀,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性。

疫情对供应链的影响也是全球的,全世界都面临供应链上的问题。央行放水救急可以,救穷不行,其实对经济的影响是非常有限,当然防范金融危机还是有效果的,但是对振兴经济作用还是非常有限。因此,还是要靠财政政策发挥主要作用。

问题在于西方国家,绝大部分经济体的财政负担已经很重。美国的国债总额,去年已经差不多23万亿,2018年底的时候,是21万亿。它的债务占GDP的比例已经达到了106%,所以政府的债务负担已经相当高。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的债务,中国、德国、爱尔兰,其他这些国家都是高于80%警戒线的。绝大部分的国家的财政负担都很重,开支再增加,资本市场会引起大家的担心。

金融市场进入流动性的恐慌,不得不把一些避险资产,包括国债、黄金都卖掉了,虽然避险资产已经稍微回来一点,但是整体上,大家已是极度恐慌的状态。

资产价格的大波动,它肯定导致了很多金融机构出现问题,因为金融机构相当多的金融机构是使用杠杆的,杠杆很容易爆掉。虽然我们现在已经看到危机了,医疗危机、公共卫生危机、经济危机、金融危机,但是后面可能还有很多更大的、更严重的次生灾害,我们至少要做好思想准备。

到底有哪些非线性的演变?第一个是从公共卫生危机到人道主义危机,从政府救市到主权债务危机的风险。还有一个也要警醒,就是全球经济衰退到全球大萧条,如果考虑到全世界有150多个国家可能都面临这样那样的冲击,这个疫情至今没有疫苗来解决,可能延滞的时间会比较久,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不排除有大萧条的风险,也就是1929年一直到1936年,那么长的一个全球性的经济不景气,这个风险可能要关注。可能现在还是小概率事件,我觉得不是不可能。

我们接下来是进入衰退还是进入滞胀?我个人认为衰退的概率更大,滞胀的概率是偏小的,但也不是零。这几天来看,因为流动性的缺失,绝大部分的资产价格都在跌,债券也在跌。我个人觉得现金可能是最好的资产。

我觉得这一轮经济危机下去,中国肯定是有危有机,有很大的机遇,无论中国还是人民币,我觉得都会从这一轮危机之后变得更强。

综合考虑起来,中国今年的经济形势也肯定是有很多的挑战,从全球横向来比,确实比绝大部分的经济体都更好,更有空间,但是从咱们自己来讲,保证老百姓基本的生活,把一些企业、金融机构给他们托底,但是大规模刺激的空间也不大。

我们要做好一个思想准备,这一次全球的经济危机可能会比较长,比较深,要从长计议,把困难估计足,手上留出更多的子弹来,不要一下都打光,还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把财政、货币,包括老百姓自己的财务空间都保留得充分一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