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伯礼院士离汉前写诗告别 告别诗归辞内容曝光苦战82天离汉令人敬佩

2020-04-17

4月16日,江夏方舱医院总顾问、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乘坐高铁返津,离开了他苦战82天的武汉。

15日,张伯礼院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首两个多月的武汉战“疫”,感触很深,写下一首诗《归辞》:

“山河春满尽滌殇,

家国欢聚已无恙。

两月敢忘江城苦,

十万白甲鏊战茫。

黄鹤一眺三镇秀,

龟蛇两岸千里黄。

降魔迎来通衢日,

班师辞去今归乡。”

张伯礼院士离汉前写诗告别  告别诗归辞内容曝光苦战82天离汉令人敬佩

临别之际,张伯礼院士说:“武汉是英雄的城市,武汉人民做了贡献,现在武汉市是全国最安全的城市。我在武汉收了徒弟,还开了专家门诊,会跟武汉会常来常往。”

1月26日(大年初二)晚上,正在天津指导防疫的张伯礼院士接到国家疫情防控指导组电话,要求当晚到武汉。72岁的他,不惧危险,来到武汉。

来汉第二天,张伯礼院士就深入定点医院、方舱医院、社区,给病人会诊,调查疫情,制定中医治疗方案、研究中药治疗新冠肺炎的处方。

2月12日,张伯礼院士率领209名中医“国家队”进驻江夏中医方舱医院。该“中医国家队”由天津、江苏、河南、湖南、陕西五省市三甲医院专家组成。随队进驻的还有中央指导组中医药专家、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

2月14日开舱至3月10日休舱,江夏中医方舱医院运行26天总计收治病人564人,治愈出院392人,其他休舱转诊他院。

据江夏中医方舱医院副院长熊侃介绍,张院士作为总顾问,带领刘清泉院长及五省市400多中医专家,奋战在江夏中医方舱医院。他穿上防护服,走进隔离区查房,为每一位患者拿脉、查看舌苔,了解病情。

一个上午出来,防护服早已汗得透湿。到了晚上,张伯礼院士又召集五省市几名知名中医专家会诊,在他指导下,制定了江夏中医方舱医院一号方、二号方。后期,江夏中医方舱医院基本做到了“一人一方”。

张伯礼院士说,江夏方舱医院有564个患者(轻症71%,普通型29%),五个中医医疗队(中医国家队)整建制接管。患者吃的主要是中药,除了吃中药还要打太极、练八段锦、做按摩、做敷帖,做针灸,中医疗法全套都上。截至“休舱”时,实现了“三个零”:病人零转重、零复阳;医护人员零感染。

他说,这表明用中药完全可以达到治疗轻型、普通型新冠肺炎的目的,其疗效主要体现在缩短痊愈的时间、降低转成重症的比例。患者用的药,主要是宣肺败毒、淸肺排毒汤,再就是少数配方颗粒(中成药),像密切接触的、发热的、留观的、疑似的人,用中成药,如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针剂则用血必净。

“张院长亲自带领一支中医医疗团队,进驻江夏中医方舱医院,在他的全程、深入推动下,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救治中,中医对疫情介入的深度、广度、力度是史无前例的”。熊侃说。

延伸阅读: 把胆留在这儿的张伯礼院士今天离汉

4月16日10点半,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江夏方舱医院总顾问张伯礼从武汉乘坐高铁回天津,离开了他苦战82天的武汉。预计他今天下午5时达到天津,进行14天的医学隔离。

由于过度的劳累,张伯礼院士胆囊炎发作,在武汉接受了微创胆囊摘除手术。手术后第3天又投入工作,他自己说:“肝胆相照,我把胆留在这儿了。”

江夏中医方舱医院休舱后,张院士仍然牵挂在江夏普安山康复驿站的康复患者,与许多“康友”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