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微小说:《牵挂》

2020-03-26

年苍山和老伴都喜欢看电视,前阵子,武汉疫情严重的消息传来,两个人的心揪得很。年苍山找个理由把电视关掉,他知道老伴胆子小。老伴明白年苍山的用意,对他说:“形势都真刀真枪了,还怕什么。”

年苍山年轻时当过兵,老伴这话让他心里堵得慌,戴上口罩去找村支书年丰。年丰正带着人在村口值守,年苍山对他说:“支书,我想请你安排我个事情做。”年丰笑道:“你自己呆在家不出门,不给国家添麻烦,就是个大事情。”年苍山一脸严肃:“我是个老兵,也是党员,见到眼前的阵势就想上战场。”年丰见他说得诚恳,便道:“那好,您要是吃得消,就配合村干部到路口来执勤吧。”

年苍山把珍藏在箱子里的军服穿上,每天到时间就出门。“我上阵去了。”临走,他总用这句话跟老伴打招呼。询问行人、做登记、配合社区医生给大家测量体温,虽然和当年在部队的感觉不太搭,但能为疫情防控出把力,年苍山心里好过了些。

那天,年苍山接到女儿的电话。“爸,我报名参加支援队,医院批准了,明天去武汉。”年苍山心跳停了半拍,又立即打起精神说:“我支持,你在那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嗯,这事儿你知道就行了,可别告诉我妈。”

年苍山费了好大劲,才忍住没把女儿出征的消息告诉老伴。这天吃饭时,他给老伴讲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老伴听得很认真,一个劲夸赞木兰孝顺。

年苍山讲着讲着就开始走神,眉头紧锁一言不发。老伴逗他道:“还说我胆子小,你要是害怕了咱就不去执勤吧。”年苍山回过神,苦笑一声摆摆手。

“老头子,你这是怎么啦!”半夜,老伴将年苍山使劲摇醒。“没什么,做了个噩梦。”年苍山坐起身,他刚刚梦见女儿感染病毒,正在重症室抢救。“还是以前总做那个梦,我在悬崖边上跑,想停也停不住,就大声喊。”“瞎说,刚才你在梦里直叫闺女,她到底咋了?”

老伴声带哭腔,像是已经猜到几分。年苍山知道她心里疙瘩不解开,一定会更加憋屈难受,就把事情真相说了出来。

“我懂哩,好钢用在刀刃上,形势都真刀真枪了,还怕什么!”听了老伴掷地有声的话语,年苍山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


分享